365体育投注

   首页 > 特色栏目 > 湖湘文史 > 楚风吟草

2018年刊-诗联论坛-吕可夫

时间:  2019-06-21 09:06

旧瓶新酒两相宜

——浅谈古典诗词联曲的现代创作

吕可夫


  所谓旧瓶、新酒,只是一个不太恰切的比喻。瓶指形式,酒指内容。古典诗词联曲这类文学体裁或文学样式,是老祖宗一千多年以前留给我们现代人的旧酒瓶子。当然,这些瓶子虽旧,却非常经典、非常雅致、非常精美、非常华丽,是传统之国粹,无价之国宝,是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,是我们必须要继承和发扬光大的。

  古人写的古典诗词联曲,是旧瓶装陈酒,瓶子老,精致漂亮;酒也陈,馥郁芬芳,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,越久越香。这也是我们许多人特别喜欢唐诗、宋词、元曲与清代楹联的原因。

 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文学烙印。诗词联曲也一样。唐朝著名诗人白居易曾提出:“文章合为时而著,歌诗合为事而作”。文章合为时而著,为事而作,这既是古,也是历代文人富于历史使命感的一种中概括。“为时而著”的“时”,即时代之意;“为事而作”的“事”,即现实之情。为时而著,为事而作,或讴歌,或颂扬,或鞭挞,或讽刺,对于写作诗词联曲的人而言,它意味着对时代的一种关注,对现实的一种关切,对改造社会、促进社会进步的一种担当和使命。

  按照白居易提出的这个口号,我们现在创作的古典诗词联曲,运用的是古老的文学体裁,表现的大多是现代生活题材,这就好比“旧瓶装新酒”,瓶子是旧的,而酒是新的。然而,将新酒装入旧瓶,而要使旧瓶新酒两相融洽,不是油浮水面,两相分离,而是如盐入水,了无痕迹,却并不容易。这种体裁古老、题材现代的创作,是我们许多人感到费神和比较伤脑筋的问题。一不小心不留神,写出来的作品或流于俗套,或流于口号,直白如话,不耐咀嚼,既少意趣,又缺余韵。

  为什么这样?这是因为时隔几百、上千年,现实生活题材的内容,与古典诗词联曲这类形式,已经有了相当大的距离和差异。古代那种田园牧歌式的农耕生活,所谓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”,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(陶渊明诗)的景象,在现代城市中已经荡然无存。即使是农村,也由于现代化的进程所致,那种竹篱茅舍、小桥流水、自然幽静的诗意生活也保留不多了。而古典诗词联曲这种体裁产生于古代,因为其体式规范,格律谨严,时间久远,加之历史的变迁,毕竟与现实有一定的距离。因此,以其古老形式来表达现代内容,肯定有一定的难度。过雅则流于晦涩,过俗则显得直白。如何实现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结合,创作出既有时代感,又有古典味的好作品,使之既古典,又现代;既雅致,又通俗,清新灵动,雅俗共赏,“旧瓶新酒两相宜”,是我们在创作中必须着重研究和解决的问题。

  一、要有敏锐的触觉,善于选材

  创作诗词联曲,首得寻找和选取素材。古人有古人的诗材,今人有今人的诗材,不能老是围着古人那些素材转圈子。随着时代的进步,素材也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。应该说,现代生活比古代生活更为丰富多彩,诗材俯拾皆是,关键是要有敏锐的触觉,善于寻找,善于发现,善于选择。

  如词作: 

鹧鸪天·夜读女孩

灯火长衢近岁时,红衣旧帽坐街墀。圆珠笔正沙沙写,爆米花香薄薄吹。

呵手冻,借光微。小城雨雪莫相催。容她写到春风起,梦想飞如彩蝶儿。

  在城市的街头、公园,甚至公交车、地铁上,读书、学习的人我们经常见到,可谓司空见惯,然大多对之却熟视无睹,而这首诗的作者却通过敏锐的触觉发现,将之写进词中,运用白描的手法,树起了一个勤奋学习的现代女孩形象,读了使人油然而生敬佩。

  再如一位湖南作者的词作:

清平乐·抗洪

江涛卷雪,疑是银河决。浪拍云天堤欲裂,惊悸半轮新月。

中流水急涡漩,小舟子夜无眠。安抚狂澜睡了,万家灯火依然。

  湖南多雨多洪涝,尤其是洞庭湖区,几乎每年都要抗洪。而将抗洪斗争写入诗词,在古代应该是不多见的。作者通过选取这个比较特殊的素材,并进行恰当的剪裁,从一个侧面形象地描绘了洪水的肆虐景象,展现了人们与洪涝灾害奋勇抗争的壮观场面,表达了“洪水无情人有情”的人文关怀,比较感人。

  再如古诗:

夏夜

天上星辰不动,草间虫语时送。

守田人在溪边,枕着瓜香入梦。

  这是一首六言仄韵古诗。作者选取的题材,也是现代农村夏天中常见的一个场面一一瓜田夜守。作品通过白描的手法,展现了乡村生活中那种自然、宁静、安逸和满足,语淡而格高,辞浅而意远,富于浓郁的农村生活情趣和乡土气息,读起来使人感到熟悉和亲切。

  再如七绝:

果农

彩蝶翻飞紫燕鸣,桃红李白满坡坪。

老农打吨春阳里,梦在枝头笑出声。

  这也是一首农村素材的绝句,作者撷取春日果园的一个场景,生动地表现了改革开放政策激发了农民的积极性,展现了新农村呈现出的一派生机勃勃的新景象。

  再如七绝:

游霍州七里峪有感

一路聆听鸟唱歌,如斯净土已无多。

年来到处强征地,只种楼房不种禾。

  近些年来,房地产开发过度,以至形成泡沫,与之密切相关的是大规模的房屋拆迁。一些地方因为不讲究政策,不注意方法,激发了一些社矛盾,影响了社会的安定。作者选取这一素材,用诗化的语言对之进行讽刺鞭挞,使人读后感慨良深。

  再看湖南著名诗联家胡静怡先生的七律:

三一重工混泥土泵输送设备

铁壁高扬任转旋,水泥抛向白云颠。

但将电纽轻轻按,何用人工苦苦肩。

论剑湘江称霸主,挥兵东海着先鞭。

玉皇若造凌霄殿,我自扶摇上九天。

  三一重工不仅是湖南的一个工业品牌,也是“中国制造”中的翘楚。其制造的混泥土输送泵领先世界,畅销全球。反映制造业高大上产品的工业题材,在作者的笔下,韵古材新,相得益彰,可谓“旧瓶新酒两相宜”的成功之作。再看湖湘楹联七子之一永周红生的楹联作品:

咏手机

一匣蔚奇观,融万语千言,凭吐纳胸中气象;

满屏开胜景,汇五光十色,任推移掌上乾冲。

  手机是现代社会最前卫的高科技产品,现在已经进入千家万户,几乎人手一台。尤其是智能手机出现后,因为其强大便捷的应用功能和沟通功能,极大地方便和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。将这样的高科技产品,用楹联如此生动地表现出来,不仅体现了作者的楹联水平,也体现了作者的善于选材。

 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,从农村进城务工的农民工越来越多,而农村的留守妇女群体也成为中国当代一种新的社会现象,有作者敏锐地将其写入散曲,生动形象地表达了留守妇女思念在外务工丈夫的深情厚意,堪称含情脉脉,如嗔如怨,比起古代的闺怨诗来,又别是一番风味。如散曲: 

【仙吕·寄生草】盼郎归

(说好的)端阳见,

(又改为)七夕来。

(可怜我)一回一顿家乡菜,

(你却)一天一个新鲜态,

(欠下这)一生一世相思债。

(眼看着)中秋过了是年关,

(再不来),就没半点良心在。

  从上列诸多作品可以看出,现代生活并非缺乏文学素材,也并非要象前人那样一味地描写风花雪月,甚至无病呻吟,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。无事不可入诗词,关键是作者要独具慧眼,善于发现和选取。

  二、要有开阔的思路,善于提炼

  选取素材,还只是创作的第一步。如何从现有素材中组织意象,提炼意境,从而挖掘素材的深度,叠积主题的厚度,提升作品的高度,则需要作者有开阔的思路,不局限于陈规旧套,不囿止于前人的经典佳作,而体现自己不同一般的思想与感悟。如七绝: 

咏史绝句·项羽

自古纷纭说项公,愚顽不肯过江东。

果真收拾从头起,多少生灵涂炭中

  两千多年以前的楚霸王项羽,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悲剧人物,几乎家喻户晓。自古以来,吟咏项羽的诗词作品连篇累赎,其中更不乏名人佳作。如: 

杜牧《题乌江亭》

胜负兵家事不期,包羞忍耻是男儿。

  江东子弟多才俊,卷土重来未可知。王安石《题乌江项王庙》百战疲劳壮士哀,中原一败势难回。江东弟子今犹在,肯为君王卷土来?

李清照《夏日绝句》

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

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。

  诸如此类诗词作品,不胜枚举。而该诗作者另辟蹊径,不落古人巢臼,独出机杼,借他人之酒杯,浇自家之块垒,从任何战争都会对平民百姓造成灾难性后果这个角度来咏史、论人、遣怀,其思想领悟之高度和深度,超出了一些古人吟咏项羽的作品,可谓高屋建瓴,比之古人佳作,毫不逊色。唐代韩愈曾写有《过鸿沟》一诗:

龙疲虎困割川原,亿万苍生性命存。

谁劝君王回马首,真成一掷赌乾坤。

  这首诗作与韩愈的诗可谓异曲同工,殊途同归。

  再如七绝:

北京水灾

暴雨茫茫罩帝都,繁华街道变江湖。

不知数尺淹民水,湿得高官大枕无?

  由于生态破坏严重,近些年来各地水灾频仍,不仅农村经常遭受洪涝之苦,许多城市也是一遇暴雨,即成大灾,“城市看海”之新闻时常见诸电视和报端。该诗作者从首都北京遭的水灾落笔,收句却归结到抨击当前一些干部高高在上,无所作为,甚至只知道贪腐而不管人民生死安危的高度。老百姓已淹水数尺而高官未湿枕头,形成了强烈鲜明的对比,堪称思考深刻,抨击尖锐,发人深思,令人警醒,不禁使人联想到“覆舟水是苍生泪,不到横流君不知”这样的诗句,从而对当前的反腐败斗争作了一个诗意的注脚。

  再如当代著名诗人林从龙生的七绝:

咏新荷

玉立亭亭高复低,洁身何必怨污泥。

污泥不作池中物,哪得年年绿一溪。

  从古至今,人们历来喜欢用周敦颐《爱莲说》中的“出污泥而不染”来赞美荷花,用池中的污泥来反衬荷花的高洁。如果大家都以这个角度这样写,则立意雷同,难以出彩。殊不知,为荷花提供养分,让荷花年年露出“尖尖角”、“无穷碧”、“别样红”的,正是被人们遗忘和看不起的污泥。荷花美誉的背后,总有默默无闻的奉献者。这就是作者一反前人的陈词旧调,另辟思路,对主题另行深掘,道人所未道,言人所未言,从而使作品技高一筹的奥秘所在。

  三、要有鲜活的语言,善于创新

  文似看山不喜平。韩愈也曾经提出文章要“务去陈言”。一首好的诗词联曲作品,除了立意高拔,取材精当之外,文字的表达就是完成一件好作品的必要手段。常言说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,是说如果没有题材,再高明的好手也无法写出好诗来。但有了食材,也不见得就能作出美味来。除了要精挑细选之外,还要有好的厨艺,才能作出佳肴来。而语言的推敲,所谓的炼字、炼句,就是厨艺的体现。诗词创作的厨艺高手,都会摈弃一些陈词滥调,套话空话,更不照搬或图解一些政治术语和宣传口号,而是通过新奇鲜活、形象生动的语句,使作品立体丰满,不落俗套,夺人眼球,动人心弦。古人所谓“语不惊人死不休”,“吟安一个字,捻断几茎须”,“两句三年得,一吟双泪流”,就是指的语言的锤炼和创新。以上列举的那些作品,除了题材新颖,立意新奇之外,语言生动、鲜活,也是能够从诸多作品中脱颖而出的一个重要因素。

  著名诗人聂绀弩1955年因胡风案连而发配东北,与家人、朋友分离,孤苦伶仃,他写了六首离别诗,其中一首这样写道:

朝朝雨雨又风风,梦断巫山十二峰。

望美人兮长颈鹿,思君子也细腰蜂。

盘盘棋打鸳鸯劫,出出戏装宇宙疯。

四顾茫茫余一我,不知南北与西东。

  诗中的语言如“长颈鹿”、“细腰蜂”、“鸳鸯劫”、“宇宙疯”等,可谓化腐朽为神奇,既通俗,又新奇,还鲜活,使人读后既啼嘘不已,也难以忘怀。

  再如南京师范大学教授、当代著名诗人钟振振先生的七绝《松花湖》:

松花秋水一湖清,四百里山围玉枰。

最爱夕阳红湿处,渔船似在火中行。

  一座松花湖,风光绮丽,气象万千,而作者却只选取了黄昏时候夕阳西下的一刹那,通过细腻的描写,以新奇鲜活的语言,描绘出了一幅绝美的水彩画卷。既体现了作者对素材的精剪,也反映了作者对语言的锤炼,尤其是次句“四百里山围玉枰”和尾句“渔船似在火中行”,画面感非常真实,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。

  再如当代著名诗人熊东遨生的《苍溪梨博园花期已过》

不是琼瑶入梦开,苍溪百里为谁来?

春风一步先于我,晴雪枝头已作胎。

  跋涉百里赴苍溪,只为看梨花而来,然而春风先到一步,早在枝头结下了小小梨果。诗表面上是写花已过,无缘赏花的遗憾,内心表达的却是对丰收的期盼。该诗不仅手法委婉新颖,状景抒情交相辉映。而且造语新奇,读到最后的转合句“春风一步先于我,晴雪枝头已作胎”,使人不禁拍案击节。

  再如:

春游扬州瘦西湖

画艇轻摇荡彩霞,也摇春梦到天涯。

东风不耐西湖瘦,一夜吹肥两岸花。

  一个“瘦”字,一个“肥”字,本是平常字眼,因为将其用活了,形成了强烈对比,从而生动地表现了瘦西湖一片蓬蓬勃勃的春光春色。

  再看一位广东青年女诗词爱好者的七绝:

思母

赤兰桥外碧梧秋,几度梦回萱草楼。

惆怅今宵千里月,一轮分作两边愁。

  最后两句“惆怅今宵千里月,一轮分作两边愁”,尤其是尾句,因造语奇殊,使人读后怦然心动,不禁愁肠百转,从而引发思亲共鸣。

  许多古人评价一首诗词联曲之优,都不约而同的为,佳咏必有三味,即韵味、情味、余味。

  何谓韵味?简而言之,首先就是用韵必须精准,平仄必须谐和,对仗必须工切。这样才能抑扬顿挫,读之流畅,韵味悠长。其次则是用语要形象生动,或奇特,或新颖,或隽永,或精辟,使之感人耳目,动人心弦。

  何谓情味?先人云“一切景语皆情语”。不论状物、咏景、遣怀之作,必须蕴含真情,情感充沛,或豪迈,或婉约,或悠闲,或浓郁,或深沉。只有情真意笃,方能动心入脑,引发读者共鸣。何谓余味?应是余音绕梁,三日不绝。运用各种诗法技巧,新奇文字,虚实相间,不写太满,留有余地,让读者有充分之想象空间。但是余味绝不等同于语境晦涩,而是通俗易懂之字句斗然而来,戛然而止,却又合情合理,令人回味,引人深思。

  上述“三味”,在所举的这些诗词联曲作品中,我们仔细吟读,都可以品味得出来。

  总之,我们在使用现代题材创作古典诗词联曲作品时,既要严格遵守诗格、词谱、曲调、联律,不能不要、更不能打碎华丽的旧酒瓶,又要善于选材,善于立意,善于炼字,将崭新的现代生活新酒有机地灌装进去,这样才能写出既具有古典味,又充满时代感的好作品来。